根本就没考虑这些问题
2020-04-27 19: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沿海省份普遍填海造地

与此同时,一些海洋新兴产业,如海水淡化、海洋矿业、海洋新能源、海洋油气化工和生物医药等,资金投入不足,产业弱小,没有形成和我们海洋面积相适应的规模。

需要提高发展质量

梅兴保:应该呼吁国家出台有关政策。第一,要开发远海旅游,补贴这种旅游,现在西沙已经开放旅游了,但还不太完善;第二,要支持远洋捕捞,保护远洋捕捞的渔民;第三,要支持并扶持对无人岛的开发和利用。我们有些无人岛、尚未开发的小岛,应该在国家层面公示出来,吸引全国各地有志之士前去,形成事实上的开发、保护、利用。现在无人岛在海南省境内的比较多,但我认为这种开发要打破行政区的限制。

调研中发现的这些问题,体现出海洋经济结构存在的不平衡性。我们应该抓住这些问题,从战略层面上进行筹划,提高海洋经济的质量、技术含量,使海洋经济成为我们今后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战略高地。

在几乎每一个沿海省份,从大城市到小县城,都抓住机会进行填海造地,几十、上百平方公里在围垦。填海造地可以促进当地沿海工业和房地产的开发,但是由于缺乏统一规划,所以效果并不好。

《中国经济周刊》:您刚才也提到了造船业产能过剩的问题,能不能介绍一下?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您对我国开发“无人岛”持什么样的观点?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海洋强国”的理念。报告指出,要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发展海洋经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去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建设海洋强国研究进行第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

下一步应该从战略高度重视海洋,由更高级别的协调机构来统筹各方利益,统管各部门,更好地统筹、规划、管控海洋。这样的机构建议最好由政治局常委来牵头。

梅兴保:应正确处理好开发海洋和保护海洋的辩证关系。加强对包括海洋油气、矿产资源等海洋资源在内的调查、评价和勘探,摸清家底。强化海洋油气、矿产资源开发管理,重点加强海上探矿权和采矿权的管理。充分利用生物技术,大力发展海洋资源的综合利用产业,形成资源高循环利用的产业链。加快建设海洋能源、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等工程,建立海洋循环经济示范企业和产业园区。加强对岸线资源的规划和保护,根据海洋功能区划制定海岸利用和保护规划,统筹协调港口、航运、养殖、防汛、旅游和临港工业等开发建设。

调研中发现,造船、造地进度很快,造船形成产能过剩,填海造地没有战略规划,这两个问题很突出。

梅兴保:海洋发展中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要是从经济的角度来调研海洋发展,调研内容主要包括传统海洋经济,如渔业、养殖、捕捞等;海洋工业,如石油、石化加工,海洋运输,以及以海洋通道为依托形成的港口经济、海洋新能源开发、海洋科技研究和海洋生态保护等。

需要更高级别机构来统筹

经略海洋亟须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周刊》:通过调研,您发现我国海洋发展中存在哪些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如何促进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

我们在某大城市调研时就发现,填海造地,盖起来的房地产卖不出去,因为淡水、煤气等公共设施配套不完善。尤其在北方,房地产受季节的影响比较大。在渤海湾附近的某市,填海造地搞起来的别墅区,号称游轮可以开进去。当时有的专家就问,你这地方的冰封期多长时间,冬季有没有人来旅游,冰封期游轮停泊在哪里、如何保养?开发商基本上一无所知,根本就没考虑这些问题,缺乏科学论证。

近年来,近海养殖发展也很迅猛,造成了局部地区海水富营养化的现象,赤潮经常出现。这主要是对近海养殖没有科学的规划,养殖太密集造成的。与此同时,我们远洋捕捞的规模、质量都还不够。

缺乏统一规划

海洋经济结构不平衡

今年两会,“建设海洋强国”也成为代表委员们讨论的热点话题之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行监事,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除了围绕金融业发表建议,还撰写了一份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提案——《抓紧制定国家海洋发展战略》。

梅兴保:造船是我们国家近年来产能过剩的几大行业之一。去年,行业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某些企业造船的摊子铺得太大,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航运运量减少,对船舶的需求下降,造船业产能过剩的问题更加凸显。目前,造船业仍在滑坡,建议调整行业结构,把船舶、集装箱制造的能力扩展到游轮等其他实用行业。

梅兴保告诉记者,他参加了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组织的关于海洋经济的调研活动,跑遍了沿海几乎所有的省份。“海洋生产总值大体占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海洋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运输通道和‘生命线’。大陆对外贸易总量的30%、石油进口的80%,台湾石油进口的几乎全部,都经过南沙海道运输。海洋还蕴藏着巨大的能源。海洋问题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到经济、外交、军事、环保等各种问题,与国家发展的全局息息相关。我希望可以通过提出建议和意见,把海洋问题纳入国家发展战略来进行谋划。”梅兴保说。

填海造地应该有科学规划,不能仅凭一时兴趣,或者是gdp的引导。现在有些地方填海造地的确产生了gdp,但民生效应不明显。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姚冬琴 见习记者 张燕 | 两会现场报道

“海洋的科学开发和有效利用,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海洋的开发、保护、利用,涉及到经济、政治、科技、环保、外交、军事等多个方面,在战略层面需要中央政府加强领导,各有关方面和地方政府通力协作,各负其责。”梅兴保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海洋发展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构建海洋战略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种情况在沿海很普遍,我们去调研,有的地方还不高兴。南方海岸大多比较硬,石头比较多,要择地而填,而北方海岸软地多、滩涂多,填得比较普遍。有些地方,地图拿起来都变了,填海造地往海里推了几十公里过去。

梅兴保:海洋问题要从战略角度上重视,把开发、保护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做好海洋发展的顶层设计。

去年上半年,本届政府的机构改革有个亮点就是把海洋管理体制进行了调整,将国家海洋局及其中国海监、公安部边防海警、农业部中国渔政、海关总署海上缉私警察的队伍和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海洋局,由国土资源部管理。其主要职责是,拟订海洋发展规划,实施海上维权执法,监督管理海域使用、海洋环境保护等。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38l.cn江西省南康市锰诘商贸有限公司 - www.g38l.cn版权所有